巷陌

~o(〃'▽'〃)o
୧(﹒︠ᴗ﹒︡)୨

【灵契】以魂补魂(一)

对不起啦,楼主没看过漫画,刚刚追完动漫超级激动,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写点什么,文笔也不是很好,一个老梗,凑合一下


杨敬华知道端木熙的身体状况是江河日下。作为影灵,他能感觉到。
很多时候,端木熙都会一个人闷在房间里,他总是板着一张扑克脸,凶巴巴的命令杨敬华乖乖睡在地板上。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反对过影灵先生偷偷摸摸钻进他的被窝这样的举动。杨敬华能分辨清楚端木熙是不是装睡,他喜欢轻轻的搂着端木熙的腰,听着他的呼吸慢慢变得均匀且脆弱。
虽然有坑爹的距离限制,到除此之外,端木熙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束缚。闲下来的时候,他也会研究一些术法。不为别的,只为端木熙。这是他存活在这世间唯一的意义。
他去问过秦诗瑶关于燃阳之术的问题。嘴上只是说好奇,但实际上他只是想知道,既然活人能以命换命,那么,死人,为何不能以魂补魂?
端木熙的工作很忙。他要去调和阴阳,净化鬼气,收服冤魂。还有瞒着杨敬华。每次工作过后,他会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一个人在房间里咳得惊天动地,然后沉沉睡去。他给会给杨敬华施限制,但是这些小把戏早就不对影灵起作用了,杨敬华总是偷偷解开限制,隐身在端木房间的角落里。他看着那张脸上愈加浓烈的痛苦,心中的绞痛翻江倒海。
有很长一段时间,端木熙都没有看见过杨敬华。他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失落。
他假装不知道自己将要入睡时那只搭在自己腰窝上的手,他假装没看见自己痛苦挣扎时角落里的那个身影。他假装没有察觉杨敬华偷偷摸摸的吻,小心翼翼又温柔旖旎。他会故意放慢呼吸等待,等待腰上的手小心翼翼的扶上自己的脸颊。
杨敬华每天晚上都会偷偷渡点灵气给他,他也知道。这点小把戏不知道是和谁学的,但总瞒不过他。虽然渡气会对影灵有一点影响,不过恢复的很快。所以他也没有干涉。他不是不想回应,只是他时日无多,如果要以悲剧结束,那还不如从未开始。
这是杨敬华失踪的第一个晚上,也是端木熙失眠的第一个晚上。直到 天微亮,感受到身后的床垫微微下陷,熟悉的气息近在身旁,他才沉沉睡去。
这次是他主动。他很想用力搂住身边的人,想用手抚摸那温暖的颈窝,他想做很多事情,但是又怕一旦开始,就覆水难收。最终,他也只是用手轻轻圈住对方的腰。漫长等待的夜里,只有这片刻温存。
然后是第二个晚上,第三个晚上,甚至是很多很多个白天和晚上,杨敬华都不知所踪。一开始他还会担心。但后来也逐渐学会了习惯。反正总有分开的一天,不如就从自己开始适应。
后来,某一个晚上,杨敬华没有走,他一个人窝在床边的垫子上,端木熙拿着一本术法书,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杨敬华平常都会装睡,等他熄灯后再偷偷摸摸爬上来。而今天,他只是愣愣的盯着他,不加任何掩饰的看着。
端木熙今天背着杨敬华举行了一次规模很小的祭祀,现在几乎是精疲力竭。他知道自己看上去就心虚,杨敬华因为祭祀和他闹了好几次脾气。其实,影灵是可以分担祭祀的,但是端木熙从来只是自己一个人承担,无论是痛苦,还是悲伤。
“杨敬华”
【干嘛?】
“上来。”
【我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上我就上,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嘛?我还就喜欢睡地下了,你!管!不!着!】
杨敬华看着端木熙往旁边挪了挪,双人床上刚好空出一个人的距离。一个枕头,一个被窝,不多不少。
虽然术事规模确实不大,但是因为魂命本来就严重透支,即使是这样规模的祭祀都有可能成为他生命中的终点。端木熙强忍着身上的剧痛,那种感觉,就像是五脏六腑被人慢慢搅碎,血气也向上翻涌着。此时此刻,端木熙什么都不想要。燃阳之术也好,什么续命的良方也好,他什么都不求。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贪生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他又很想抱抱他的影灵。杨敬华身上那股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气味,是最好的药。
“不来?”
【不去不去不去。你都多大了还要人陪睡。】
“那你别看了。”
【谁看你了?你以为人人都喜欢看你的臭脸啊?别以为自己长得好看点就了不起啊!想当年小爷我还活着的时候,那叫一个英俊潇洒,左拥右抱……】
灯熄了,极暗的房间里,有那么一瞬间的死寂。
“你在这么看着啊……是男人都要起反应了?”
端木熙翻了个身,背对着杨敬华。
【我靠端木熙,你到底从哪学的耍流氓啊?!!!】

啊……be还是he啊?即兴之作,我也不知道啊 :-D

撒尿柔丸:

MUSH慕素:

GANGSTA-THRANDOLAS

Boss vs Prince

黑帮向莱瑟, 是莱瑟!

姿势废, 画了好久还是画不好…ORZ

有机会而又有时间的话, 再画塔瑞尔和阿拉贡吧


动物成谋杀案相关

我就想问问有谁还记得这篇_(:3」∠)_
这篇文笔很渣情节也很渣的产物_(:3」∠)_
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没有填完_(:3」∠)_
有好多后续都开了头但是没有写完它_(:3」∠)_
高三了一时太忙都忘了_(:3」∠)_
那个……有谁还记得吗_(:3」∠)_
这篇碎碎念过几天删_(:3」∠)_
占tag抱歉_(:3」∠)_

磨磨叽叽:

这篇是盾与星的内页,主催大人说可以发出来,页数有点多于是做成了长条,盾冬这对cp魔性得让懒人也能有机会参本出漫画,第一次真的超级耻,不过还蛮有意义的,希望食用愉快吧!hail stucky!

si.m:

图大慎点。

这个镜头应该不会放MV里,但是很带感,脑补一万字虐恋情深...

“I love you.”

“Even now?”

<如果没有冻起来>【盾冬】小甜饼

猝不及防

切里舍夫人:

如果没有冻起来


1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会在每天早上看见拿着笔在自己新手臂上涂涂画画的美国队长。


  “早上好吧唧,今天喜欢什么颜色的星星”


  “不是说好给Wanda画个兔子吗”


  “Sam还说要画个猎鹰的大花臂,上面写我爱队长”


  “那不行”


  “那就不画了”队长悄悄擦掉了刚刚画好一对翅膀。


2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会和史蒂夫一起去执行任务,昨天刚刚端掉一个九头蛇窝点,两个人正往回走的时候吧唧说,


  “史蒂夫,我开始觉得自己像个英雄了。”


  “你一直都是英雄”


   九头蛇余党被炸上了天,吧唧看到了火光突然掉头往回走。史蒂夫赶紧上前一抱住吧唧“吧唧,很危险,别去!”


   吧唧推开史蒂夫的手“我只是执行完任务顺便去买个菜。”


3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刚刚同意和史蒂夫睡一张床的时候史蒂夫决定要抱着吧唧睡觉。


  “为什么?”吧唧问


  “怕你晚上做噩梦”


  “我很久不做噩梦了”


  “怕你掉到床底下”


  “史蒂夫,我会伤害你的”


  “不,吧唧你永远也不会伤害我”


   半夜,队长才知道吧唧说的伤害是什么意思。他的手被吧唧新手臂上的鳞片夹住了,好疼( ⊙ o ⊙ )


4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也可以一个人执行任务了,他带着一个小分队背着一把小枪临走时拽的二五八万的。


   走的的时候队长差点流出了“我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一般激动的泪水。


   可是任务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队长担心的不行,听说那个小分队里有人受了伤,他恨不得自己拿着盾牌出马。


   万幸的是,吧唧生龙活虎地回来了,史蒂夫见到他的第一面就冲上前把他抱得生疼。


  “吧唧你没事吧!”


  “笨蛋史蒂夫,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半个小时前。


  “谁要是跟队长讲我受伤的事,我就拿着这把小枪把他给突突了!”吧唧一边警告手下的队员一边指指手里的家伙。


5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一开始会装一根类似于瑞士军刀一样的手臂,吧唧不喜欢,队长也不喜欢,但是陛下喜欢,谁让他是金主呢。于是那一段时间——


wanda:“吧唧快来帮我削水果!”


  sam:“吧唧我背痒快给我挠挠!”


clint:“吧唧我儿子想看你的手臂他觉得特别酷!”


  陛下:“吧唧我家下水道堵了你来给通通!”


 


  吧唧:“╭(╯^╰)╮”


  于是整座瓦肯达皇宫两天没用卫生间。


  陛下给换了根新手臂。


6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吧唧一定会用手机了。


  他会知道买李子只用在购物网站上选购下单就行了。


  “史蒂夫,这个真方便”吧唧啃了一口李子,甜的。


  他会知道只要史蒂夫不忙的时候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听他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吧唧”


  “没有,打错了,我挂了”就是想你了呗。


  他会知道里面有很多好玩的游戏可以打发掉无聊的时间。


  比如复仇者联盟 Go。


  “厉害了!抓住一只史蒂夫!”


7


   如果没有被冻起来,队长终于决定向吧唧求婚了。


  “吧唧今天的晚餐怎么样,和我结婚好吗?”


  “不好”╮(╯﹏╰)╭


  “吧唧明天我要去奥克兰执行任务,要不要跟我结婚算了?”


  “算了”╮(╯﹏╰)╭


  “吧唧下午三点的球赛你看吗,再考虑下和我结婚的事吧”


  “不要”╮(╯﹏╰)╭


  “吧唧我刚刚去Tiffany买了戒指,和我……”


  “好”\(^o^)/~


8


   如果吧唧没有被冻起来,这样的话队长就不用每天搬个板凳坐在冰柜前给吧唧讲每日见闻了,好像这样才能证明他一直都和吧唧在一起没离开过。


  sam对他说:“其实你可以不用告诉他晚上吃了什么或者是今天做了多少个仰卧起坐的。”


  因为不管你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到。


 


9


  就算吧唧被冻起来,爱也不因离别而改变,之中一切,皆是收获。


  


  



笑炸

潜水型浅水:

每个超英其实都有个奇怪的不为人知的小能力。


动物城谋杀案 正篇终章

“抱歉了,尼克,我的伙伴们不喜欢你。”
“那只可怜的小白狐的尸检报告估计已经出来了吧,嗯,那些一直想嫁给你的小姑娘们要是知道了他们的尼克警官变成了尼克杀人犯……哈哈,真是精彩。”
萨里大笑着,将刀刃往尼克的喉头挪了挪。
“好巧。”
一直沉默着的尼克突然轻轻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隐忍的笑意。
萨里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但是随之而来的痛感让他条件反射性的松开了刀柄,麻木从小臂蔓延到指尖,紧接着腿上又是一阵剧痛,这回是实打实的一枪,斑马的惨呼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爆发开来,他在污泥中痛苦地翻滚着,唇齿间夹杂着含糊不清的咒骂。
“好巧,我也不太喜欢你们。”
尼克冲着不远处打了个响指,货架上的森林狼也有着一双宝石一般散发着幽幽的光线的完美的眼睛。虽然鲍勃平常做的是文职,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当年学生时代的他常年雄踞射击比赛冠军的事实。
“干得漂亮!”
尼克朝着枪声传来的地方比了个拇指。
不远处的警笛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这一刻是所有人几个月的期待。
“别谢我,是朱迪特意嘱咐我的。”
鲍勃端着枪从货架中走了出来,他按住已经快要虚脱的斑马,给他上了两个锃亮的手铐。
“第一枪用麻醉来保证你的安全,第二枪用实弹让他丧失反抗的能力,真伤心,这可是我第一次被人质疑我的枪法。”
“毕竟她是我的朱迪,嗯哼?”
尼克有些骄傲的吹了声口哨。
“够了,这种恋爱的酸臭混合着霉味的空气实在是太恶心了!”
森林狼皱着眉头抹了抹鼻尖,却还是用空着的那只手扶住了尼克的肩膀。毕竟谁都能看出,眼前的这只红狐身体状况可是不容乐观。
鲍勃和尼克肩并肩地走向门外,流动的空气让两人的鼻腔稍微舒服了些,警局的同事们大部分还在进行另一边的抓捕工作。因为考虑到隐蔽的原因,这次出警的人数并不多,虽然都是警局的精英,但是对方也是混迹多年的恶棍,要短时间控制住他们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鲍勃刚刚通过无线电得知,艾丽莎被一只发狂的老虎挟持着,虽然没有武器,但是锋利的虎爪随时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割断羚羊脆弱的喉咙。
鲍勃和尼克飞驰在公路上,警笛声伴随着嘶吼声从不远处传来,红蓝相间的警灯照亮了原本寂静的黑夜。走投无路的老虎垂死挣扎着,尖利的爪子已经在艾丽莎的脖子上划出了好几道血痕。
有将近一半的人手被用来押送已经逮捕的罪犯,留在现场的正费尽心思的与这头发狂的野兽周旋着,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嘿,伙计,别冲动。”
尼克从警车上走了下来,他穿着警服,步伐随意而散漫,在众人或惊讶或惊喜的目光中,许久不见的红狐慢慢的走向那只暴怒的老虎,仿佛就真的只是老友闲谈一般自在。
“妈的,你不就是个杀人犯!”
“是,我是。”
尼克看着艾丽莎有些泛青的脸色,大脑飞速的转动着。
“很抱歉各位……别这么看着我,本质上我和他是一样的,我确实杀了人,一只叫菲利的小白狐。”
他扯掉了自己的警徽,将两只爪子并到背后示意鲍勃给自己戴上手铐。
看着尼克被拷着双手,毫无防备的一点点向自己靠近,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警员也都放下了枪,暴怒的老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别紧张。”
尼克看着老虎渐渐放松手上的力度,又试着向前跨了一步。
“现在,你一伸手就可以掐断我的脖子。或者,我可以代替她当你的人质,相比之下,我可没任何反抗的力气,而且,我总是要被送上法庭的,没准,我还能帮你一把。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我就能让你远走高飞。”
“你可以先抓住我,再放了她,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拿枪,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你怎么样。”
精神紧绷的老虎没有注意到尼克冲着艾丽莎悄悄使了个眼色,更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停了一辆豪华的黑色跑车,窗口伸出的枪管正直直地对着他。
艾丽莎在老虎放松的那一刻挣脱了出去,而尼克也早就偷偷用鲍勃塞在他手里的钥匙打开了手铐,枪声在他拔枪之前响起,老虎捂着鲜血直流的腿,嚎叫着倒了下去。
东方已经泛上了鱼肚白,最后一名罪犯也被压上了警车。朱迪脸色苍白地端着手枪, 她穿着医院宽大的病号服,领口露出的纱布鲜血还在不断的蔓延着,手枪的后坐力让她刚刚被重新缝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尼克冲过去按住她的伤口,血从病服漫到他的警服上,即使在被囚禁的这么多天中,也没有任何一刻能让尼克如此心慌过。
朱迪搂着尼克的腰,刚刚好可以埋在他的胸口。就像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在桥洞下 ,她以为尼克生气了,永远不会理她了,她哭着说自己只是一只一无所知的蠢兔子,根本没有想到尼克会像现在这样,温柔的把她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长耳朵,任由她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说,你太乱来了。”
案件告破的两天后,尼克坐在朱迪的病床前,虽然他自己也被塞进了住院部,但是能和朱迪分到同一个病房的话,住院也没什么了。
“那天大先生和Fru Fru小姐来看我,我就让他们顺便帮了个忙。”
朱迪靠在床上吃着饼干,有尼克看着她,警局的同事们也放心多了。两人的伤口都恢复的很快,动物城也恢复了以往的繁华与祥和。
“对了,菲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尼古丁说,那天他满身是血的冲进警局,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个嘛……”
尼克转了转眼珠,嘴角勾上一坏笑。
“你该睡午觉了,睡醒了我们再说。”
朱迪的长耳朵没精神的耷拉了下去,她埋进被子中,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
“狡猾的狐狸。”
“午安。愚蠢的兔子。”